眼下正是秋冬换季时节,昨天家住丹凤社区的毛女士正打算把冬天要穿的衣服整理出来,发现不少旧衣服现在都穿不上了,很想捐出去或者处理掉。但毛女士一打听发现这旧衣服还真不好处置。“扔垃圾箱太可惜,捐给慈善机构也不要。”

  旧衣何去何从?记者调查发现,这还真是个问题。而“旧衣再造”产业也因此浮出水面并正被国家所关注。

  现 状

  多数旧衣被扔 对环境污染大

  随着时尚节奏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衣橱里存放着基本上不会穿的旧衣服。据调查,80%以上的年轻女性每季都会为自己添置几件新衣,即便她们的衣橱已近乎爆满。

  “我每月都会逛两三次街,一般有合适的衣服都会买下来。”年轻时尚的周女士说,有些衣服买回来连标牌都没剪,就被压箱底了,家里的衣服也越堆越多。一些有小孩的家庭,孩子的衣服也塞满了衣柜。“我妈妈很会给孩子买衣服,家里专门买了一排塑料收纳箱给孩子装衣服,但孩子长得快,有些衣服穿4个月就不能穿了,现在好几个箱子里的衣服都用不上了,收纳箱里快装不下了,放在家里占地方,扔了又可惜,真头疼。”市民王女士正为此头疼。

  那么这些旧衣服怎么处理呢?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20多位市民。有14位市民(占70%)的答复是“扔进垃圾箱”,另外也有人表示“挑几件成色比较新的,拿到老家乡下给亲戚穿”,还有市民表示“压箱底,没去处理”。而据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2600万吨旧衣服被扔进垃圾桶,这个数字十分惊人。

  而扔掉的旧衣服会对环境产生非常大的危害。宁波检验检疫局纺织实验室主任傅科杰告诉记者,现在的衣服大部分是化纤、涤纶、晴纶、棉麻等成分;除了棉麻在自然环境下能够降解吸收之外,化纤、涤纶、晴纶等成分在自然状态下都不易降解,留在地表上可达数千年之久,对环境危害很大;如果旧衣服进入垃圾箱后被焚烧处理,所产生的物质还含有致癌成分。“旧衣服扔进垃圾箱是最不环保的一种处理方法。”傅科杰表示。

  回收成本太高 慈善机构不收旧衣

  那这些旧衣服能不能有人回收,送到贫穷地区去继续使用呢?很多市民也希望能够把成色较新的衣服捐给慈善机构,但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暂时不收”。

  慈善总会为什么不收旧衣服呢?宁波市慈善总会办公室副主任陈海英告诉记者,慈善总会一方面没有相应的人力和资金来做这件事,另外一方面是不一定能够按照捐赠者的心愿把衣服送到目标受助者手中。

  “其实旧衣服接收过来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并不像市民想象得那么简单。”陈海英说,慈善总会在接受旧衣捐赠后经过清洗、消毒、晒干、分类存放、运输、发放给目标受助者等环节,这些环节要产生清洗费、消毒费、运输费、人工费,而且需要一定面积的仓库等,“这些费用并不少,可能比旧衣服本身的价值还要高。”陈海英说。

  更令人头疼的是,现在有些贫穷地区对接受旧衣捐助也不是很感兴趣。“可能市民捐赠的旧衣服一下子找不到合适的受助对象,如果长期堆放仓库那就不合适了。所以我们一般不接受旧衣捐赠。”陈海英表示,“如果有突发事件如地震、水灾等,灾区急需旧衣服,那他们会应急接受旧衣捐赠,但这种情况并不多。”

  尽管慈善机构不收旧衣,但现在互联网上仍有不少人做“回收旧衣”的生意。记者昨天通过网络搜索给5个回收旧衣的人打电话,发现网上的“旧衣回收”门槛也不低,无法成为市民处置旧衣的有效渠道。一位做旧衣回收的李先生告诉记者,一般他们可以开展上门回收,但要一次凑齐50斤以上旧衣服才上门,而且一斤旧衣的价格也就几毛钱。

  借 鉴

  上海不少社区家门口设置旧衣回收站

  随着城市人口的急剧增加,旧衣服如何处置也越来越成为社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民生问题”。在上海,不少社区里已经开始出现一种旧衣回收箱的设备。

  据了解,上海每天可以“生产”出旧衣服数百吨,一年达到13万吨,约占生活垃圾三成左右。为了解决旧衣去向问题,自2010年起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开始在全市试点旧衣回收,外形貌似自动贩售机的绿色“废旧衣物回收箱”开始进入各个小区,并由专业公司统一收集旧衣,居民可以用旧衣服兑换家庭绿色账户积分,兑取各种小礼品。这种方式普遍受到居民的认可。目前,这类绿色“废旧衣物回收箱”已覆盖小区2000余个,计划到今年底在上海全市3000多个垃圾分类试点小区内全部放置废旧衣物回收箱。

  “我们宁波希望也有这样的旧衣回收箱,并建立这些旧衣的回收处理系统,不要回收后再去烧了或者埋了,而是能够开展分拣、再利用。”有市民提出这样的建议。

  未 来

  宁波“旧衣再造”产业

  亟待发展

  从全国来看,“旧衣服的回收处理再利用”已经引起国家重视,被视作循环经济发展的一个分区,确定为中国纺织工业未来五年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将探索建立起一套公众可以参与的旧衣物捐赠利用的有效机制,以解决这一问题。“旧衣再造”产业也因此浮出水面。

  其实不少地区已开展“旧衣再造”产业的探索。今年在上海出现了一家“再造衣银行”。这家由三个女孩在2010年创办的“环保公益”项目借鉴了法国和英国的服装设计剪裁技术和理念,将一些旧衣通过漂洗、拆解、重新设计剪裁,制作成崭新的服装并搭载“绿色、环保”的理念上市销售,赢得了市场的认可。目前,“再造衣银行”创始人之一的设计师张娜在上海常熟路的一条弄堂租下一栋三层小洋房,改造成“再造衣银行”崭新的工作室和服装展示区。目前这个项目通过结合FAKE NATOO品牌的盈余达到了收支平衡。目前广州也出现了类似的项目。

  温州苍南的“旧衣再造”产业也非常发达。据宁波检验检疫局纺织实验室主任傅科杰介绍,温州有上千家企业在从事旧衣回收利用工作。他们主要将回收来的纺织品进行平松和处理后,纺成纱、织成布,然后再综合利用。如用来做家具、玩具的填充物和装饰材料等。尽管这种利用还是比较初步的,附加值不是很高,但一年的加工量能达到上百万吨。

  “其实旧衣也是一个宝藏,废旧布料通过技术上的处理之后,使其溶解,能够解析成色母粒,这些色母粒又可以变成生产塑料的原料加以循环利用,是非常有使用价值的。”傅科杰介绍,但是目前这样的一个再加工产业在我国还没有形成。

  “我国的‘旧衣再造’产业目前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淮滨认为发展“旧衣再造”产业意义重大,“我国的纤维资源的供应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服装的原料来自棉毛麻丝或者化学纤维,而我们有相当一部分是依赖进口的。特别是化纤的原料上游有一大块儿来自于石油,而石油又是全球战略性紧缺的资源。因此,如果能够把废旧纺织品服装再利用,可以补充原料的不足,对减轻原料短缺问题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宁波作为服装大市,在服装的生产制造环节集中了大量企业,也有不少熟悉面料、熟悉服装工艺的技术工人,具有发展“旧衣再造”产业的基础。有关人士指出,宁波也应该出台措施推进“旧衣再造”产业的发展,一方面加快旧衣的规模化回收再利用,另一方面促进社会资源的节约再利用。(记者 殷浩)

 

2013年11月21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淘汰旧衣成新型消费垃圾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