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帮裁缝,中国服装史上一个响亮的名字,中国近现代服装改革的先驱。它结束了中国几千年长袍马褂的历史,开创了中国服装的新纪元,填补了中国服装业的一个个空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第一。

        让我们随时空隧道回到十九世纪中叶,那时宁波的鄞州、奉化一带面海背山,无余地可耕,人们寻求活路,纷纷外出谋生。杭州湾对面的上海,为新近开埠,故呈现出异样繁华。一批来自宁波乡下的手艺人背着裁缝包,包里有剪刀,软尺,缝衣针,丝线等简单工具,穿行于开埠后的上海滩。这些人中某些人站稳脚跟后,把亲人、亲戚、同乡接来上海一起从事裁缝行当,久而久之,鄞州、奉化的裁缝队伍日益壮大。

        十九世纪末,上海滩上出现了许多洋行,这些洋行的外国雇员和中国的富家子弟在十里洋场兴起了一股穿西装的热潮。头脑灵活的宁波帮裁缝立刻从做中装转为做西装,由于他们重质量,讲信誉,生意日益红火。他们的实力和地位也随之一样红火,于是上海人就叫“奉帮裁缝”为“红帮裁缝”,加上吴语(上海话)中“奉”,“红”同韵,于是“红帮裁缝”一说便沿用至今。也有一种说法,这些宁波裁缝是给“红毛”(当时民众对西方人的称呼)做西装的,人们便以“红帮”称之。

        孙中山成立同盟会后,开始考虑制作适合时代和革命特点的服装。一天,他找到红帮裁缝王才运商量。王才运根据孙中山的要求,经过反复研究,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消化吸收西式服饰的优点,制作出了中国第一套“国服”——中山装。宁波红帮服装研究所创始人即著名红帮服装的第五代传人陆成法的嫡传弟子第六代传人江继明老先生回顾说: “红帮裁缝”曾是上海乃至全国服装制作业最高技艺的代名词。其得名与旧上海称老外为“红毛”有关。因为当时替“高消费”的老外做服装获利大,而在上海为外国人做服装的多是宁波人,由此被称作“红帮裁缝”。“上海成为远东乃至世界的大都市。宁波本帮裁缝,特别是从日本学艺回国的宁波西服裁缝,不约而同来到上海,他们审时度势,纷纷以缝制西服为业。于是,中国最早制作西服的一个社会群体、一个服装流派———红帮,很快在上海形成了。

        宁波"红帮裁缝"作为现代服装的开拓者,一改中国几千年的服装制作落后工艺,率先采用西方立体设计、按人体部位裁剪的技术,缝制出的服装全体适用,开创了现代服装的新潮流,为中国现代服装形成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红帮裁缝”不是帮派,而是对这个群体的统称,能继承当时最高技艺的人都是“红帮”传人。“红帮裁缝”是近现代服装改革的先驱,制作出第一套“中山装”。最鼎盛时,上海700多家西服店有420家是宁波人开的。

        “红帮裁缝创立了中国服装业的五个第一:第一套西装、第一套中山装、第一家西服店、第一部西服理论专著、第一家服装职业学校。红帮发起了中国服装史上最富有革命意义的一次变革,揭开了中国现代服装史崭新的一页,‘红帮’也因此成为中国服装史上影响最大、最深、最久的一个服装流派。”

        宁波“红帮裁缝”发展至今,已积定为一支庞大的群体,并扩散在全国各地,并在日本、东南亚各国以及台湾、澳门、香港等地区生根开花。

        1947年,年仅13岁的江继明告别母亲,跟着外婆去了上海。当时身为裁缝的师傅的舅舅在大上海闯荡,在他的介绍下,江继明到著名的来到虹口“培罗西服店”当了一名小学徒。“记得那天外婆带我去见工时,老板看我个子小,就甩出一句话,‘他这么矮小,桌板都碰不到,学什么裁缝?’外婆在一旁说尽好话,‘继明虽然个子小,但是蛮活络的。’最后老板同意了,但学徒期要延长一年,得4年。”江继明回忆说。随后,双方签订了契约,诸如学徒期内生老病死与师傅无关等老式约定。那时,“红帮裁缝”为防徒弟抢饭碗,传艺时会有意“留一手”,江继明只能“偷学”,还因此挨过师傅的尺子。1956年,他拜上海最有名的剪裁大师、“红帮裁缝”第5代传人陆成法为师,行过拜师礼后,江继明成了红帮第六代嫡系传人。

        1960年,他就受聘于当时的上海商业联校当服装制作老师。1975年回到宁波后,他做过服装企业技术主管、开过服装厂。1984年,江继明进入浙江纺织学校担任服装专业教师。1998年,他关掉服装厂,拿出几十年攒下的20万元建立了国内首个红帮继明服装研究所,也算是完成“红帮”第五代师傅陆成法在临终前对我说的:“红帮的手艺不能丢,要继承下去”的遗愿了。

        “红帮”的历史无疑是辉煌的。但是,辉煌度尽,衰落逼近。随着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推进,手工制作、度身量衣、前店后厂式的红帮技艺已难以适应时代的需要,加上解放初期个体裁缝的消失,“红帮”陷入了困境。

        2003年,时任宁波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的毛大龙,郑重把江继明请进校园,担任学院的宁波继明红帮研究所所长,对红帮文化进行挖掘总结。

        2005年,宁波服装学院与浙江纺院合作成立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具有红帮“优质基因”的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为了使红帮文化得到更好的传承,将红帮技艺融入到教学当中传授给学生们,这也是对红帮文化最直接的保护和继承。另外,学院将不断开拓创新,以勤奋敬业、诚信重诺的红帮精神为办学理念,以培育一大批服务纺织服装产业的高素质技能性红帮新人为己任,将红帮精神融入到校园文化中去,培养与技术教育相适应的专业性人才,提高学生的专业能力、就业从业的能力。目前,研究所已有7名研究人员,其中陈尚斌等、戚柏军、卓开霞三人已正式继承江继明衣钵,成为红帮裁缝的第七代传人。与历代红帮传人明显不同的是,这一代传人都具有较高的文化素质和专业水平,有硕士,也有博士。新的研究所成立后,为考察红帮裁缝在全国的现状,江继明率领众弟子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在北京王府井的一家服装店,江继明看到一件标价高达10万余元的西服。细问服务员方知,这套纯手工西服是红帮老裁缝做的。这让江继明感到:纯手工的高端服装在中国仍然有市场。这是事实。在香港、日本及东南亚各国,红帮裁缝仍然是主宰高端西服的主力。当西服经过现代化、工业化的滥觞之后,纯手工的量体裁衣制作方式恰恰能满足部分高端顾客的消费心理——在世界的各大时装之都,高级定制,成为顶级时装的主要生产方式。 

        2006年春节期间,以红帮裁缝为题材的电视剧《红衣坊》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这部电视剧的热播,马上在民间掀起一股“红帮”热,许多企业开始抢注有关“红帮”的商标。江继明以自己的头像为商标,申请注册“红帮传人”服装类商标。

        “红帮裁缝”也需要创新。这几年,江继明老先生相继发明“快速服装放样板”、“服装裁剪三围活动标尺”、“教学服装模型”等6项红帮新手艺并申请专利。为适应当前出现的纯手工高档服装的市场需求,江继明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内开设了纯手工艺服装班,请红帮裁缝进课堂指导,培养一批新的红帮裁缝。 2007年10月8日,宁波继明红帮服装研究所交接仪式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举行,研究所所长江继明将红帮服装研究所牌子交给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青年教师、红帮弟子陈尚斌、戚柏军、卓开霞三人。至此,宁波红帮服装研究所有了第七代红帮传人。

 

2012年01月0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宁波继明红帮服装研究所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