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定制需要新鲜血液,设计师之间的巨大代沟在Galliano 和Lacroix 离开后更为明显。撑起定制服半边天的三位大师Lagerfeld、Armani 和Ala a 均已年过70,谁将成为下一个谢幕者?所幸,新秀们在本季交出了尚为令人满意的答卷。

 

褒贬不一的处女作

为了让缺乏亮点的定制服时装周夺回往日的光芒,法国高级时装协会主席Didier Grumbach先生不是没有付出过努力。这一回,他成功地说服睽违秀场已久的大师Azzedine Alaia重出江湖,举办了六年来的第一个大规模发布会。曾经师从Emanuel Ungaro的意大利人Giambattista Valli也在委员会全票通过的情况下进入了时装周的官方名单——定制服的世界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事实上,这片两万美元裙装的舞台早就需要一些新鲜血液了,但在原先的主角Christian Lacroix和John Galliano相继退下后,“总导演”Grumbach先生显然急需新人救场。
时装周首日,Valli的发布会在距离Saint Honore街不远的马德莲广场长廊召开。这样的选址再恰当不过:他的工作室和样衣间就在楼上,新开不久的成衣店铺也在不远处。长廊的菱形黑白地砖成为天然伸展台,为数不多的观众坐于两侧,每个人都是第一排。创立品牌不到8年,Valli已积累了大批名流顾客,本场秀除了有Lee Radziwill和Daphne Guinness坐镇,当然也少不了Brandolini和Dellal家族的成员。

以一身日装造型开场,Valli的新系列从一开始就传达着正面的讯息:谁说高级定制的归宿只有红地毯和博物馆?带给设计师启发的是旧时时装沙龙模特在试装间隙所穿的朴素白衬衫,它们不是以府绸衬衫裙的形式出现,就是化作一条及膝半裙,搭配黑色针织衫——上面还绣了一条珍珠项链。

夸张或激进从来都不是Valli的风格,他钟爱1960年早期温顺优雅的时装线条。为摩纳哥夏洛特公主参加舅舅阿尔贝二世亲王的婚礼而设计的那袭浅蓝色礼服配斗篷,在这场秀上变为大红色版本,制作精美的褶裥式雪纺长裙随着猫步翩翩起舞,充满想像力的金色珠宝则让人回忆起Claude Lalanne的身体首饰。

“我想做无季节性且不易过时的服装;要简单、现代,同时不会犯错。”Valli在发布会前表示。此言听上去倒像是给名媛们的保证书。如果他有朝一日被视为这个时代的Valentino或Hubert de Givenchy,你我都不应感到奇怪。

相比前者,同样交出处女作的英国人Bill Gaytten就要不幸得多:这位暂时执掌Dior时装屋的Galliano前任助理的发布会得到了媒体的一致冷遇。《纽约时报》的Cathy Horyn撰文写道,“我喜欢Gaytten先生,他是个甜心,可他不是一个设计师。”

让我们不要对一位在工作室默默耕耘了10多年的制版师过于刻薄。Gaytten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Frank Gehry的建筑作品,Jean-Michel Franck的室内设计,以及1980年代的“孟菲斯集团”艺术运动——无论哪个都比Galliano事业末期的发布会灵感有趣得多。但在罗丹美术馆的天桥上,摆在观众眼前的却是另外一回事。戏剧化的褶皱与排列组合的水果色纵然呼应了主题,但时装最重要的美感在哪里?

和Alexander McQueen的副手Sarah Burton一样,Gaytten拥有挥舞剪刀的能力,但却唯独不具备前上司的眼光。这一点从Dior此次的整体造型上也可见一斑:尽管沿用了Galliano的团队——Pat McGrath的妆容,Orlando Pita的发型,Stephen Jones的帽饰,还有Michael Howells的舞台设计——可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在找到真正的接班人以前,Dior公司本有充足的理由缺席本季时装周,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铤而走险的代价是,这场秀暴露出了时装屋内部群龙无首的真相。

又一批新秀入侵

回想起来,上一次新人大举入侵高级定制还是1997年春夏的事。那一季,Galliano从Givenchy跳槽去了Dior,推出了那个令他跻身大师殿堂的马塞部落系列;接替他入主Givenchy的Alexander McQueen,则发布了好评恶评参半的古希腊神话系列;初尝“禁果”的还有Gianni Versace和Jean Paul Gaultier。人才济济的局面缔造了高级定制一段时间的辉煌,时隔两个7年,Dior时装屋的宝座再次空缺,是否预示着另一个轮回的开始?

当今成衣领域最杰出的设计师——Nicolas Ghesquiere和Alber Elbaz,Raf Simons和Marc Jacobs——将来有可能染指定制服吗?

目前活跃于高级定制的这批新秀中,ANDAM大奖提名人Alexandre Vauthier的红色新系列展现了一定程度的良好工艺,但就像Cathy Horyn说的,有些设计“仍摆脱不掉电视选秀节目的商业感”。一直以来颇受欢迎的Alexis Mabille,新系列以动物为主题:“蚁”是一条露出大腿两侧的黑色绉裙,“狼”之裙在两臂各饰了一排Swarovski的尖刺,“马”之裙则在胸部一侧垂有丝质流苏。这些裙子带有法版《Vogue》式的冷艳性感,问题是大都似曾相识。

另一个法国人Bouchra Jarrar曾任Nicolas Ghesquiere助手长达10年,她知道如何对付男装面料,也知道如何让一件外套潇洒地裹在身上,至于她异常简洁的作品究竟是定制服,还是成衣,这很重要吗?不过,Maxime Simoens倒是承认他的系列里只有20%能被严格称为定制服——当然,就是那些最浮夸的,一条裙子的领部镶嵌着水晶,另一条的后背拖着斗篷。
在所有掌舵高级定制时装屋的设计师中,37岁的Riccardo Tisci是最年轻的一位,他为Givenchy带来的新作灵感来自于“纯净”。“我试着从黑暗中寻找光,非常微弱但纯洁的光束,就像一个浪漫的美梦。”他说。

在Tisci看来,“高级定制里最美妙的部分就是创作伊始所用的白布”,因此他为这一系列也选择了最接近于布料本身颜色的调色盘:浅米色、象牙白和纯白。“白色也可以是一种非常强烈的颜色。”Tisci声称,“如果女人想要同时表现性感与柔情,那么白色就是她的不二选择。”

这一系列的剪裁流畅而修身,最大的看点均在细节里。譬如,薄薄的纱裙上点缀着水晶制成的坠子,在灯光下变换着光泽,Tisci将之比喻成“天使的眼泪”(据说这些坠子在衣服上的排布参照了鸵鸟皮肤上毛孔的分布)。与裙子相搭配的凉鞋则受到了十九世纪宗教图画中常见的蜡花的启发,每一双也都独一无二。此外,设计师最喜欢在边缘处加入垂坠的金色链条,每一条链条宽度都小于一毫米,甚至连合金包都悬挂着垂到地上的链条。

经过卷曲处理的鸭毛与鸵鸟羽毛堆叠在礼服的领口,细小的蕾丝边在连衣裙胸部位置围绕成一个精致的心型镂空;就在高领和精致的细节让你领略了一番美好年代的风情后,背部下摆的圆角剪裁设计和粗短的拉链又把你带回到21世纪。

年龄悬殊的创作者

假如Pier Paolo Piccioli和Maria Grazia Chiuri的过去六个定制服系列还未能让你记住他们的大名,这是否说明他们为Valentino做得还不够呢?常年受训于配饰部门,Piccioli和Chiuri上任后的第一场秀就是最能考验功力的高级定制,挑剔的评论界对初来乍到因而手法生疏的两人并不看好。三年后的今天,前排观众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坐在Anne Hathaway身边看完这场发布会的前品牌管理人Giancarlo Giammetti只用一句话就抓住了该系列的精髓:“非常Kate Middleton”。多亏这位英国新王妃,乖巧、不张扬的公主裙突然成了时下的流行。而Piccioli和Chiuri也用对了圆领、长袖和相对宽松的腰线,使得透明薄纱裙和天鹅绒落地裙在保持端庄的同时,仍不失少女的气息。“我们在寻找女性的优雅。”Piccioli说,“优雅这个词我们现在用得不多,但我认为衣着得体在当下反而具有一种反叛精神,奢华可以无关高调。”

高级定制不是一场任何人都玩得起的游戏。对年轻设计师而言,她就好比一头危险的野兽,驯服她需要勇气和毅力。2005年,当Giorgio Armani以71岁的高龄离开米兰,北上巴黎发布其首个高级定制系列时,他怀抱的又是怎样的梦想和决心?定制服是这位成衣之王此生唯一未涉足的高峰。

今年春天,Armani曾因日本大地震取消了原定的东亚之行,在一个以中国为主题的度假系列后,新系列又向东瀛致敬:樱花标志成为印花出现在布料上,半裙上的皱褶源于折纸,套装上腰带的灵感则来自和服。Armani延续了他对闪光面料的喜爱,修长的轮廓在添上迷人的色彩之后显得更为妩媚。只不过,有的裙子过于窄瘦,让几个模特不得不像京都的艺伎那样迈着小碎步行走——在1980年代,Armani的剪裁可是以解放女性出名的。

和Armani一样成名于80年代的Azzedine Alaia如今也已年过七十。如果说定制服的核心意义在于对身体的不断解读,Alaia堪比女性解剖学的设计风格可能最接近于巴黎高级定制最初的精神。

虽然多年来从不间断地推出特别定制作品,这却是Alaia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级定制系列。在这场发布会上,和以往人头攒动、摄影师的长枪短炮齐上的景象不同,在场只有三位摄影师,一位负责录像,一位负责抓拍服装,还有一位负责现场的全景照。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眩目的灯光,设计师推出的新廓形是演出唯一的主角:一半身是一件短夹克,下配一条修身的长裙,后背或许还饰有凸显身体曲线的两条拉链。

Ala?a把他之前标志性的短裙也做了改造,将之搭配白色的棉质衬衣。不过,这次的高级定制系列在细节上的特点远胜过剪裁:我们可以看到羊毛材质的裙装上杂草一样的线头和毛边,外套上故意织入的坑坑点点,甚至还有融合了皮草和鳄鱼皮的面料。发布会的最后,小山羊皮、天鹅绒,还有丝绸缎带都被极其巧妙地融合在了在一条格纹裙上。

孤独的表演

有趣的是,本季赢得最多掌声的两个系列来自两个平时互不欣赏的设计师——Alaia和Karl Lagerfeld。在不久前的一个采访中,Alaia公开表示了对Lagerfeld——以及他的忠实追随者Anna Wintour的不屑:“我不喜欢他的时装,也不喜欢他的态度。Karl Lagerfeld这辈子从没碰过一把剪刀。这倒不是说他不出色,他完全属于另一个体系。”

正是如此。以设计成衣走红的Lagerfeld,本来就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定制服设计师,他为Chanel导演的全新夜间时装秀也和本周的其他发布会截然不同。继在大皇宫中央树立了巨型香水瓶和金狮雕像之后,Lagerfeld此次又命人在馆内复刻了Coco Chanel生前最爱的旺多姆广场——Chanel女士所居住的丽兹酒店就在那里。广场中央的铜柱在大皇宫变成了美轮美奂的灯柱,顶端的拿破仑塑像也被换成了Chanel的。

在过去,Chanel、Dior和Jean Paul Gaultier的发布会被视为高级定制时装周的三大亮点,随着Galliano的谢幕,Chanel孤掌难鸣,Gaultier也因此寄托了更多的希望。

一位女芭蕾舞者走进练舞室,恶魔般的男教练要求她的表演必须体现出黑天鹅和白天鹅的两种性格,这是电影《黑天鹅》的情节,也是Gaultier发布会的开场。芭蕾舞裙和羽毛发饰构造出天鹅湖的梦幻世界,Gaultier却试图挖掘出童话的黑暗一面。

不管是开场的那件剪裁类似短款风衣的夹克,还是斜纹软呢质地的半裙,都在下摆处隐藏着出其不意的羽毛,召唤出戴着头饰的俄罗斯芭蕾舞者形象。Gaultier在整个系列里贯穿使用了许多极具相象力的羽毛装饰:从五彩幻色的仿真鹳毛,到用公鸡羽毛装点袖子的晚装外套,再到山鸡羽毛做成的色彩斑斓的飘曳薄纱裙,这些羽毛效果都是通过无比精致的刺绣工艺来达到的。

Gaultier继续将他喜欢的图案翻来覆去地进行提炼和创新。短装上衣被重新设计成针织套头衫的样子,形似布尔代勒博物馆展示的Gres夫人设计的礼服。在同一段伸展台上,Gaultier也为男士们(大舞蹈家Nijinsky和Nureyev的后人)提供了Gres夫人式的形象,例如用一条腰带将白色的垂褶袖针织衫与男士无尾式礼服连接起来,或是今季时装周中非常抢眼的斗篷。

整场秀的最后,法国流行女歌手Mylene Farmer出现在秀场上。她身穿机车夹克,下身穿一条下摆撑开的短裙,让人忍不住联想到Gaultier的偶像Yves Saint Laurent在1960年代初,为Zizi Jeanmaire的热门单曲“Mon Truc en Plumes”所设计的形象。

回到Chanel的秀场。Lagerfeld对经典斜纹软呢套裙的热情似乎从未消减,此番又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剪裁,如直身的灰色套裙,或是喇叭状的细腰外套。另一部分创新则体现在各种令人惊艳的面料上:亮片镶嵌和斑驳的Lurex丝线,以及只能凑近了才能看懂——甚至也未必的幻象图案。

Lagerfeld的高级定制服总爱在不同层面上蒙蔽观赏者的双眼,把通常只能让这件定制服装的主人知晓的秘密不露痕迹地展露出来。在这个系列里,一套服装的三种轮廓里就蕴含着这样的一个秘密:一套看起来很合体的套装却能被分解成紧身短上衣、紧身胸衣和铅笔裙三部分。要应付晚间场合,一件“套装”可以变成一条无肩带礼服——既能是长裙(加上刺绣的衬裙托),又是能一条及膝的鸡尾酒裙。

模特头上歪戴的斜纹呢沿帽也别具一格,上面饰以一圈黑色鸵鸟毛,下面再辅以一层蕾丝使得双眼若隐若现。除此以外,可脱卸的袖子、斜纹软呢和蕾丝材质的臂环等配饰也能让变装更为有趣。晚装方面,两件深蓝色的款式尤其让人印象深刻:一件是让人惊异的亮片装,衣服上的亮片一直延伸到及膝靴上;另一件是对之前腰裙套装的改良,鸵鸟毛烘托出了裙撑的效果。

 

2011年07月29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新演员登上了老舞台2011秋冬巴黎高级定制特别报道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